<acronym id='qoqqt'><em id='qoqqt'></em><td id='qoqqt'><div id='qoqq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oqqt'><big id='qoqqt'><big id='qoqqt'></big><legend id='qoqq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1. <dl id='qoqqt'></dl>
    <fieldset id='qoqqt'></fieldset>
  2. <tr id='qoqqt'><strong id='qoqqt'></strong><small id='qoqqt'></small><button id='qoqqt'></button><li id='qoqqt'><noscript id='qoqqt'><big id='qoqqt'></big><dt id='qoqq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oqqt'><table id='qoqqt'><blockquote id='qoqqt'><tbody id='qoqq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oqqt'></u><kbd id='qoqqt'><kbd id='qoqqt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qoqqt'><strong id='qoqqt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qoqqt'><div id='qoqqt'><ins id='qoqqt'></ins></div></i>
    <i id='qoqqt'></i>

  3. <span id='qoqqt'></span>
    <ins id='qoqqt'></ins>

          阿儂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• 来源:汤姆影院tom新入口_汤姆影院tom址入口_汤姆影院在线官网

            清朝末年,江西有徐姓,傢中二子,長子少波行商,幼子天霞業儒。哪知光緒三十二年,清廷發佈諭旨宣佈廢除科舉,徐天霞十年寒窗成瞭無用功,當地也沒有新學堂,他一時間茫然不知所措。

            哥哥徐少波回傢見弟弟無所事事,而自己的生意正好要人幫忙,就讓徐天霞隨自己學做生意。

            這一年,徐天霞跟隨兄長來到瞭廣西某地。徐天霞趁哥哥出門談事之機,便溜到瞭街上。

            這地方雖是個小鎮,卻也甚是繁華。徐天霞一路看過去,見街頭一處正在演當地的師公戲,他見演得有趣,便擠在人群中看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師公戲出自儺舞,演戲的都戴著木制面具。最初是驅鬼作法的法事,但漸漸已演變成地方戲。

            這班子雖小,但幾個演戲的身手都很不錯,特別是那個個子最小的,身段最為靈活。徐天霞正看著,卻見那小個子忽然一個踉蹌,面具不小心掉瞭下來,露出半邊臉,竟是個秀美絕倫的少女。徐天霞頓時看呆瞭。

            等戲演完後,人們散去,徐天霞仍然癡癡地跟著這戲班子不肯離去,心想能多看一眼那少女也是好的。待戲班子回到客棧,他才戀戀不舍地要走。剛轉身,卻聽見有人在身後道:“小郎留步。”他扭頭一看,見是個穿著粗佈衣服的老者,正是那個師公戲班的班主。這老者行瞭一禮,道:“小郎,我看你跟到瞭此處,是不是對小女有意?”

            徐天霞沒想到這老人竟說得如此直接,頓時臉漲得通紅,正要期期艾艾地推搪。老人卻笑道:“我們僮人不比你們漢人,公子若對小女有意,請今晚來這兒花燭。”

            徐天霞見有此奇遇,連連點頭答應。當晚他趁哥哥不註意,便偷偷出來到瞭那客棧。剛到客棧門口,便見老者正等在那兒。見徐天霞果然來瞭,老者笑道:“小女阿儂就在樓上。”

            徐天霞上瞭樓,見那少女身著喜服,頭頂蓋頭坐在床沿。他興奮莫名,掀開蓋頭,見紅燭下這少女越發秀麗動人。二人攜手登榻,已是今夕不知何夕。

            天快亮時,徐天霞正睡得香,突然被少女推醒道:“你該回去瞭。”徐天霞雖然有點兒輕佻,畢竟還算是個志誠少年,一邊穿衣服一邊道:“你叫阿儂嗎?我回去就讓哥哥前來提親。”

            他回到住處,徐少波正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。一見徐天霞回來,他二話不說,便是一個耳光,罵道:“你去哪裡瞭?”

            雖然被哥哥打瞭一巴掌,徐天霞還是將昨晚的奇遇說瞭。正說到要大哥幫自己去提親,卻見徐少波的臉色變瞭,手也在顫抖,拖著他道:“快帶我去!你這小畜生,被過瞭麻風瞭!”

            原來這一帶有種奇病,生出女孩便帶有麻風毒,長成後發作,會全身潰爛,長滿疥瘡。因此當地人生瞭女兒,到瞭十五六歲時,就誘使過路人與之交合,稱為“過麻風”。那人染上麻風毒後,少女就安然無恙,然後才可以談婚論嫁。當地人都知道此事,自不會上當,那老者定是見徐天霞乃是異鄉人,這才誘使他中瞭招。

            他們趕到那客棧,卻見戲班子收拾東西正要走。徐少波自是不肯罷休,扯住瞭那老者理論。老者也自覺理虧,說麻風已經過瞭,再沒有別的辦法。正在爭執,徐天霞得知原來竟是這個原因,不由茫然若失,又見那少女站在一邊,眼中含淚,不禁心中一軟,道:“大哥,這都怪我自己太浮浪輕佻,總該有此報應,別怪人傢瞭。”

            徐少渡氣得罵道:“你心胸這麼寬,我卻沒辦法帶你一個大麻風回去!我就跟爹娘說你死在這兒瞭!”說罷便走。

            那戲班子見不再有人糾纏,當即離去。徐天霞也不攔阻,隻是看著少女離開時的眼神,甚是淒婉。

            過瞭兩天,徐天霞中的麻風毒果然發作瞭,隻覺周身奇癢無比,皮膚上連片地長出鱗片樣的疥癬,膿血淋漓,惡臭不堪。

            徐天霞萬念俱灰,便想去深山裡找個山明水秀的地方上吊尋死。他進山沒多久,忽然聽見身後有人叫道:“小郎!小郎!”聲音清脆,正是那少女阿儂。

            徐天霞沒想到又見到瞭她,板著臉道:“你害瞭我,還想做什麼?”阿儂道:“小郎,你那天為什麼放過瞭我們?”

            徐天霞雖然有點兒恨她,但還是嘆道:“就算拖著你們,我的病也好不瞭。至少和你有一夜夫妻之分,事已至此,我不想再害人。”

            阿儂眼裡落下淚來,說道:“小郎,你果然是個好人。現在有個方法可以救你,你怕不怕死?”

            徐天霞聽說尚有得救的機會,又驚又喜,說道:“我當然不怕。可你爹爹不是說沒辦法瞭嗎?”

            阿儂卻不回答,隻帶著他向山裡走去。路越走越偏,足足走瞭兩天,前面出現瞭一塊上面有凹坑的大石頭,阿儂才停下來,道:“到瞭。”她從身邊拿出一個酒壺道:“不論你看到什麼,都不要出聲。”徐天霞覺得莫明其妙,但還是點瞭點頭。

            待阿儂打開壺蓋,一股極濃的酒氣傳瞭出來,她卻倒在瞭石頭上的凹坑裡,自己解開上衣,拔出短刀在臂上割瞭一刀,將鮮血混入酒中。這情景極是詭異,徐天霞驚得目瞪口呆,正待要問怎麼回事時,卻聽見傳來一陣輕輕的鈴響。

            這鈴聲很急,他隻道有誰來瞭,抬眼看去,卻見一條一人多長的黑蛇遊上瞭那塊石頭,作勢要向阿儂攻擊,卻又盤在血泊邊喝著鮮血。每當那黑蛇抬起頭來要攻擊時,阿依便又在自己的手臂上割一刀,流下更多的鮮血。

            如此足有四次之多,那黑蛇終於躺倒在石頭上不動瞭。阿儂這時一把抓住瞭黑蛇的七寸,舉刀割開黑蛇的身體擠出蛇膽,說道:“小郎,你總算有救瞭。”

            服用瞭蛇膽後,待阿儂領他回到那小鎮時,徐天霞身上的疥癬已好得差不多瞭。一到小鎮邊,阿儂便說道:“小郎,我們的緣分已盡,以後你自己保重吧。”

            徐天霞大吃一驚,問道:“你為什麼不和我回去?”阿儂卻淒然一笑,再沒說什麼,轉身就走,徐天霞想追也追不上。

            他找到瞭哥哥,徐少波見弟弟居然康復瞭,大吃一驚之餘,也不無愧色,問他怎麼會好的。徐天霞把前後的事說瞭,徐少波驚道:“這僮女居然為你殺瞭黑龍王!”

            原來那黑蛇性喜飲人血,劇毒無比,動作也迅捷異常,因此雖然蛇膽能治麻風,但誰也不敢去取膽。何況僮人尊其為黑龍王,將這味蛇視作神物,阿儂將這黑龍王殺瞭,隻怕會被同族之人責罰。

            徐天霞聽說還有這等原因,這才明白她是怕他受到牽連,所以不跟他回來。此後他曾多次找尋阿儂的下落,卻再也沒能找到。在徐天霞的餘生中,一想起那個少女,他的心便隱隱作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