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fieldset id='zsehk'></fieldset>

      1. <tr id='zsehk'><strong id='zsehk'></strong><small id='zsehk'></small><button id='zsehk'></button><li id='zsehk'><noscript id='zsehk'><big id='zsehk'></big><dt id='zseh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sehk'><table id='zsehk'><blockquote id='zsehk'><tbody id='zseh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sehk'></u><kbd id='zsehk'><kbd id='zsehk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ns id='zsehk'></ins><i id='zsehk'><div id='zsehk'><ins id='zsehk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dl id='zsehk'></dl>
      3. <acronym id='zsehk'><em id='zsehk'></em><td id='zsehk'><div id='zseh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sehk'><big id='zsehk'><big id='zsehk'></big><legend id='zseh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 id='zsehk'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zsehk'><strong id='zseh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zsehk'></span>

            裸葬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汤姆影院tom新入口_汤姆影院tom址入口_汤姆影院在线官网

            洪武初年,百廢待興,民生困苦,南方大藤峽一帶鬧起瞭匪患,大將軍郭斯宗領旨率軍前往圍剿。

            安營紮寨就緒,縣令尹咎到駐地拜訪。在聊天中,尹咎向郭斯宗說起瞭本地獨特的風土人情。

            尹咎說,這個地方的人隻要有瞭兒女,就會立即著手為自己的百年後事準備棺材。尚未咽氣就準備棺材,別的地方的人會感到晦氣,但他們卻不這麼認為,他們覺得死和生同等重要,棺材就是到瞭那個世界之後的住所,不能馬虎對待。

            “如此說來,做棺材的木料必須是上乘的瞭?”郭斯宗問道。

            尹咎說:“做棺材最好的木料當屬紅豆杉,棺木不腐屍身不朽,能躺進這種棺材被視為是莫大的殊榮。此地雖然盛產這種木料,但因為本地人制作棺木用量很大,所以已是萬金難求。如今還未入土的棺材,最好的莫過於城東開米粉店趙老板傢裡的那副瞭,它的主人是趙老板的娘,已經101歲瞭,但腰板還挺直、耳聰目明。”

            郭斯宗聽後,對副將說:“尹縣令說的這個風俗啟發瞭我,此次剿匪,我打算仿效‘背水一戰’,采用‘備棺一戰’的策略,為每個參戰的將士都準備一副棺材,讓將士們‘置之死地而後生’,以必死的決心作戰。至於棺材嘛,城裡百姓傢就有上萬副現成的。”

            尹咎在一旁聽瞭,頓時大驚失色:“此地的百姓看待棺材如同自己的性命!您這樣做無異於要瞭百姓的命啊!”

            郭斯宗不置可否地說:“棺材沒瞭可以再做,況且,倘若將士們安然無恙全身而歸,也會把棺材退還。要是不捐出棺材,隻能說他們不支持朝廷剿匪!”

            尹咎無語瞭,因為他知道不支持朝廷剿匪是什麼罪名,那可是要滅九族的啊。他隻好去動員百姓捐獻棺材,但結果是引來瞭滿城百姓的怨聲載道。

            聽瞭尹咎的匯報,郭斯宗大怒,指責此地人有異心,甚至極有可能與土匪同心。尹咎極力辯解說:“隻要不拿百姓的棺材,所有的壯丁寧願隨軍上戰場死戰。”

            “荒唐!我現在手下有五萬將士,個個驍勇善戰,況且朝廷還可以隨時增撥,要這些隻會拿鋤頭扁擔的百姓上戰場有何用處?限期半個月,半個月之內必須收集好全城所有的棺材,存放縣衙糧倉內備用,否則以通敵論處!”

            尹咎無奈,隻好和衙役們繼續對百姓逐戶勸說。這回,更加激起瞭百姓的憤怒,這些平日溫順的百姓此時竟把他們打得滿頭是血,攆出瞭傢門。尹咎顧不得抹臉上的血,淒慘地喊道:“大傢還是從瞭吧,半個月內不交出棺材,那可是通敵之罪,是要滅九族的啊!”

            突然,一戶人傢的庭院內傳出一片慌亂的驚叫聲:“娘啊,你這是何苦呢!”

            尹咎忙拔腿奔瞭過去,一看,頓時驚得手足無措。原來一個老婦人為瞭不交出棺材,一頭撞死在瞭棺材上!她這樣做,一是為瞭不連累傢人,二是可以在半個月的期限之內躺進自己的棺材安葬。

            很快,城裡又有五個老人撞棺而亡。一時間,哀號和悲憤充滿瞭全城的每一個角落。

            尹咎見狀,滿面淒楚地對縣丞說:“我身為縣令不能保護子民,還有何顏面活在世上!”

            縣丞一陣無語,然後嘆息說:“我們阻止不瞭郭斯宗,總會有人制得瞭他。”

            尹咎眼裡滿是絕望,說:“他是當今皇後的弟弟,還有誰能制得瞭他?”

            郭斯宗在軍營裡等著尹咎送來棺材,可是連續幾天都不見尹咎的身影。期限的最後一天晚上,已經是雞叫三遍瞭,郭斯宗正要寬衣躺下,一個黑影破窗而入,舉著刀向他砍來。

            郭斯宗急忙側身避讓,緊接著一拳狠狠擊向黑影,黑影狠狠地撞在墻壁上,癱軟在地上,砍刀甩落在一邊。衛兵聽到動靜,沖瞭進來,摁住瞭刺客。

            經過審問,刺客說自己是城裡的屠夫,他說隻有殺死郭斯宗,全城百姓才能活!現在全城男女老少恨不得喝瞭他的血,吃瞭他的肉!

            郭斯宗又驚又怒,命令副將馬上去把尹咎叫來。不一會兒,副將就無功而返瞭。

            副將告訴郭斯宗,尹咎已將城門緊閉,並在城頭上說,要郭斯宗收回成命,給全城百姓一條活路。

            “難道他想反瞭不成?”郭斯宗怒道,“剿匪未果,後院起火,天威何存!”他下令明天天一亮,全部人馬立即圍城,攻城!

            天一亮,守在城頭的尹咎就發現全城已經被郭斯宗的人馬圍得水泄不通瞭。他大聲質問道:“大將軍不是要一心一意履行剿匪職責,卻為何來剿民?”

            郭斯宗身披盔甲,策馬上前,仰頭回應說:“你身為朝廷命官,置浩蕩皇恩於不顧,膽大妄為組織民眾暴亂,該當何罪?你們暴亂,我率軍平叛,理應是我職內之責!快快打開城門,出來投降,倘若不從,城內將寸草不留!”

            尹咎高呼:“我們不是暴亂,實屬保命的無奈之舉!敢問大將軍,事情的緣由是什麼?請大將軍收回‘備棺’的成命!”

            城內眾人的怒吼響徹雲天:“寧丟命不丟棺!人在棺在!棺毀人亡!”

            郭斯宗惱羞成怒,卻又無計可施。正在這時,遠處傳來急促的馬蹄聲,片刻後,幾匹快馬奔到瞭軍前。

            郭斯宗一看,隻見領頭的那人是刑部尚書劉大成,當年兩人一起戎馬生涯打天下,是生死之交。

            劉大成一見郭斯宗,便質問他為何圍城。郭斯宗氣惱地說,城裡的百姓有異心,不支持朝廷剿匪。

            劉大成翻身下馬:“郭斯宗聽旨!”

            郭斯宗趕緊跳下馬,跪下來接旨。

            劉大成說:“傳皇上口諭,皇上問你,當今的江山是如何取得的?”

            郭斯宗回答說:“全憑皇上的英明和將士們的英勇、百姓的擁戴。”

            劉大成說:“當年征戰途中,你的一個屬下不小心踐踏瞭百姓的禾苗,被你砍瞭頭,皇上至今還念念不忘你治軍有方。”

            郭斯宗立刻回道:“軍紀嚴明,對百姓秋毫不犯,方能獲得百姓的擁戴。”

            劉大成說:“皇上問你,當年倘若我們戰死沙場,如何處置屍身?能厚葬嗎?”

            郭斯宗一愣,回答說:“或屍身無存或一把黃土埋瞭,無法厚葬。”